弥秋。

少年不知爱恨,一生最心动。

老叶,生日快乐\(^▽^)/!

今天是12.13

南京大屠杀死者公祭日。

感谢遇见你们,
不负我年少轻狂一场。

旧作合集-2

旧文找不着:

#已获得原作者授权

受原作者委托 代发旧作


合集包括《笑傲江湖》《煎饼果子来一套》《在下张继科有何贵干》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jIbz55c?&adapt=pc&fr=ftw


心疼原作姑娘 祝她好❤️

【18:00】【伞修】渴

秋秋生日快乐!

第一次参加活动有点方orz

大概是一个双向暗恋的故事x

谢谢阅读(。ò ∀ ó。)

在大海中被渴死是可怕的。——尼采


“过。”苏沐秋盯着显示屏,手比划着说。

叶修如释重负,终于放松下来,走到苏沐秋身边。脑袋就这么自然而然得搭到苏沐秋肩上,还顺便蹭了蹭,操作机器,开始看回放。

“苏导,怎么样,满意了?”叶修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回放,有些拿不准主意。这段戏他已经拍了不下10遍了,倒不是说多么考验演技,只是场面颇为宏大,大量的群众演员总是难免有几个掉链子的。而苏沐秋对于电影有关的事情一贯是精益求精。

苏沐秋表情显得有些僵硬,沉默片刻,才回答道:“挺好的,你先去休息吧,我再研究研究。”

叶修歪过脑袋,盯着苏沐秋的脸,显然注意到了苏沐秋的不自然的表情:“啧,你可真是不适合做演员,有问题就直说吧。”

苏沐秋却态度显得异常的坚决,做好决定,便开始赶人:“去去去,赶紧回去看剧本去,今晚还有一场戏。别给我掉链子啊……”

“真没问题?”叶修将信将疑,又仔细看了一遍回放,这才卸妆去了。

苏沐秋看着叶修到化妆师那里卸妆,才松了口气,开始琢磨些有的没的来。

刚刚的戏确实有些问题,群众演员没有出现任何失误,但是叶修的状态明显没有前两次来得好。看来要和剪辑商量把前后两条剪成完整的一条正片了。

但是更大的问题是……苏沐秋回头看了看叶修的背影,心情异常复杂,要知道——刚刚叶修脸紧贴着他的脸颊,他差点就把持不住亲上去……

苏沐秋有个秘密,他喜欢叶修,具体来说就是暗恋。暗恋时间长到他自己都已经忘记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奈何苏沐秋作为一个有志向,有节操的新世纪好青年,秉承着“兔子不吃窝边草”的思想原则,硬是没对叶修做出任何出格的行为。

整天和自己暗恋的人呆在一起,这都什么事啊……苏沐秋无奈地揉揉脑袋。

在一边的叶修哪里知道苏沐秋心里这么多弯弯绕绕。卸着妆,手里还不闲着,捧着剧本翻看,还想一会儿找苏沐秋讨论怎么演。

这部电影苏沐秋写剧本的时候就打电话和他约时间,说是一定要他演才算完美。叶修听过,笑苏沐秋瞎说:“电影这种东西永无止境,哪里来着完美?”

“我不够完美,可是有你不就完美了吗?”苏沐秋在电话那头回答得理直气壮。

叶修愣了一下,复而一笑。第二天便把档期该推的全推了,空出来大段时间拍电影。

叶修有个秘密,他喜欢苏沐秋,而且还是暗恋。暗搓搓地喜爱,小心思都被他藏进边边角角,站在他人面前又是一副哥俩好的和谐画面。这么多年来,难免有些不甘,但是与苏沐秋相忘于江湖才是让他更加难接受的事情。

在各方面都显得及其随性的叶修,偏偏在有关苏沐秋的事情显得异常的在意。

卸完妆,叶修又翻了会儿剧本,抬眼便看见苏沐秋正和该片的女主角聊着什么。就算背对着叶修,叶修也明显看到苏沐秋的肩膀在微微颤抖。

这么开心,笑什么呢?叶修心里突然有些焦躁。

苏沐秋却对此毫无察觉,和女主聊完,便走过来,拉起叶修要一起去吃饭,说还嚷嚷着最近影城这边又新开了个饭店。

去饭店的路上,两人聊着聊着便也不知是有意无意聊到了该片女主角。

“你觉得她怎么样?”苏沐秋饶有兴趣。

“还行。”叶修答得及其敷衍。

“我觉得她挺好的啊……”苏沐秋似乎并不满意于这个回答。

“苏导美人在怀,当然是好。”叶修说话带着刺。

“啊?”苏沐秋有些懵,过了几秒才意识到叶修是吃醋了。顺着思路一想,女主角虽然长相不算特别突出,但是性格极佳。两人在戏里面对手戏不少,叶修因戏生情也不是不可能。

想着想着,便越想越远……那姑娘挺不错的,叶修如果娶她肯定很幸福。以后再有个孩子,像姑娘还是像叶修都特别好。

他们是挺幸福,可是……我怎么办呢?苏沐秋陷入沉默。

另一边,叶修说完话,便后悔了。可惜说出的话收不回,出弓难有回头箭。他在脑海中想象出苏沐秋千千万万种反应,却不曾想到苏沐秋沉默不语。

这是默认是意思?叶修一时只觉身处冰窟,掩饰多时的感情如同野草般在心里疯长。他无力改变,小心翼翼经营多年的关系摇摇欲坠。自我欺骗的毫不在意不过薄纸一层,只要稍稍触动,便碎成渣渣,连拼回来都是妄想。

但是把苏沐秋拱手,他又怎么甘心?

不如,赌上一把。

“苏沐秋!”叶修停下脚步,叫住在前面闷头走路的苏沐秋。

苏沐秋停下脚步,回头便看见叶修站在树下盯着他。

树影婆娑,叶修眸子亮亮的。里面写着东西苏沐秋看不分明,却似乎都已明了心中。

他开口:“叶修……”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两个人的声音交杂在一起,眼神相对,满满都是欢喜。

有情不管谬误久,情在相逢终有期。

【3:00】苏沐秋生日快乐!

祝,平顺安康。

好运来,真的好运来(洗脑循环√)

无力吐槽的拍照技术

【01:00】沐秋生日快乐!


今天依然很喜欢秋秋呢x


章子一如既往的渣

生日快乐🎉🎉🎉

【方王】莫名其妙(上)

转载过来...

翼's舞_不好好写文誓不为人:

下文见 @弥秋_宣雅。沉迷学习拒绝更文。 




#cp预警:主方王,带伞修玩儿


#非常ooc!!!




莫名其妙。




这大概是王杰希此刻最大的感受,此时他正抱着一盏煤油灯站在风中凌乱。就在一分钟前一个踏着人字拖,穿着件汗衫,看上去就十分标准的北京大爷,操着一口京腔拉着他尬聊一通不由分说地把煤油灯往他怀里一塞。随后扬长而去,跑的潇洒,跑的浪荡,完全不见老态,独留王杰希在原地目瞪口呆。




罢了罢了,本王就勉为其难地收下这份来自庶民的薄礼吧。唉,本王真是善解民意。




于是他抱着这一盏满是灰尘的煤油灯回到了宿舍。




众所周知,王杰希本人虽懒,但其实也是有点小洁癖的,于是……




“呼……”一阵烟雾从灯上蒸腾而起,吓得王杰希把抹布一扔倒退几步,脑子只剩一句,啊不对,两句话:不好,这雾气有毒!有刁民想害朕!




 雾气渐渐聚合成一个人影。那人影伸个懒腰,居高临下地看着一脸淡(cao)定(dan)的王杰希笑的很和(gou)蔼(tui):




“亲~欢迎使用天界愿望实现系统~我们的宗旨是:‘您的愿望就是我们的目标’~请问你有什么愿望吗?保证童叟无欺包您满意还免费哟亲~~~~~”




“……没有,你可以滚了好走不送。”王杰一脸冷漠。




“亲~很抱歉,您的愿望我无法实现,麻烦换一个呗~”人影晃了一下,这下王杰希清晰的看见对方腰以下是一缕轻烟。好吧确实滚不了……不过煤油灯是可以滚的嘛。王杰希莫名地想,然后就这样被戳中笑点笑成了傻逼。




飘在空中的那位目睹了王杰希从目瞪口呆到笑疯的全过程,不知为何觉得背后一凉:“你笑什么呀,真的不考虑许个愿吗?哥,大哥,眼儿,大眼儿……诶,这个好。大眼儿啊,我这个月的业绩目标可就全靠您了,您能赶紧许个愿吗?”




王杰希这下终于收住笑来,瞪着一双大小看着他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到底是谁?”




“我就天界一小公务员,专门帮助他人,助人为乐,活雷锋呐……好吧,我就是帮助别人实现愿望的。大爷,您真不考虑许个愿?”




“大眼儿是什么玩意儿,我叫王杰希,你叫什么?”王杰希直接无视掉了对方的后半句话,说着戳了戳油灯。




“大眼儿……不是,王杰希你别戳我啊……”白烟从中间被分成两半,接着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粘了回去,“我大名方士谦,王杰希小同志你真的不考虑许个愿吗?”




“但我现在暂时没有愿望啊……”王杰希摊手,一脸无辜,“你怎么对许愿这事这么执着呢,等我再想想不行吗?”




“你看这不是上面催得紧嘛,我这个月要是没完成基本业务额度就要被Boss扣工资了……扣了工资就意味着我买不了之前的游戏机,还有手办我没有付尾款呢……”方士谦掰着手指念念叨叨,听得王杰希几乎想把他扔出去:“你为什么非要找我呢?你找其他人去啊!”




“我本体被你抱回去,我也不想啊……”方士谦嘟囔着:“而且是你把我唤醒,我当然找你啊……”




“……”你这刁民是想说这都是本王的错吗???o_O你看着朕的眼睛再说一遍???




一人一灯对视良久,相对无言。最终方士谦弱弱开口:“你……真的不考虑考虑吗?”说着,像小尾巴一样的烟还在王杰希肩膀上摆弄两下。搞得跟撒娇似的,王杰希嘴角抽动,无语地拍开身上的烟。




“真是太莫名其妙了,那个把你送给我的又是什么人?”




“那位也是公务员啊……但他工种和我不太一样,不在一个部门。”




“穿成那样……你确定?”




“怎么,还不允许人有点爱好?要知道,他讲的相声在我们天界也是一绝呢。”




“……你们开心就好。”




王杰希无语,不再理会对方。低头看看手表,才发现他的报道时间快到了,也管不上三七二十一,对方士谦说了句:“那你爱哪去哪呆着哪呆着,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便飞快地收拾东西,往门外走,带起的气流让本来就飘忽的人影更加飘渺几分。方士谦伸手实力还愿尔康:“等等……”




回答他的是门被关上的“喀哒”声。




方士谦在房间里翻起白眼,顺带狠狠地朝门的方向比出两个中指,然后化为烟雾缓缓散去。


无人看见一缕几近透明的轻烟顺着门缝溜出来,追上步履匆匆的王杰希,最终悄然钻入他袖口正在反光的金属钮扣中。




而王杰希毫无察觉,急忙拦了辆出租车,一路上催促着司机加速,总算是准时到了比赛现场。






方士谦躲在袖口里,只看见王杰希绞在一起的手指。正琢磨着要不要飘出来看看情况,就看见有人在喊王杰希的名字。




要上台了。王杰希深吸了一口气,心跳不自觉地加快,抱着吉他的手都有几分颤抖。舞台上的光比他想象中还要亮得多,王杰希眨眨眼睛,握紧吉他,一步一步,走向那束光。




站定,朝左侧的乐手们点头示意,手指拨动第一根琴弦。歌声顺着电流放大,再放大,充斥着每一个角落。王杰希余光扫过四周有些恍惚,没有想象中的欢呼喝彩。




周围仿佛一片黑暗,而他站在光中。




他索性阖上双眼,不去理会周遭的寂然。少年的声音和着吉他干净的弦音,犹如世间最干净的水滴落在石上,开出最不起眼又最柔软的丛丛芬芳。




大抵天籁之音,也不过如此吧?方士谦想着。




舒缓的弦音随着鼓点的加入缓渐变得明快,标准而清晰的单词在唇齿开合间化为最炽烈最纯粹的情感。他就在耀眼的灯光之下,周围似有无尽星辰为他加冕,奉他为王。




那是年少的意气风发,那是青涩的滚荡情感。


在这一刻,他即是王。






在王杰希看不见的地方,男子及其随意地坐在椅子扶手上,仔细看才会发现他的身形有些透明。他侧过头来,对身边人说:“阿修,这人听起来唱得不错啊,有什么想法没?”




叶修扫了一眼旁边三个正在小声议论的评委,见似乎没有人注意自己,便将手放在嘴边,并皱紧眉头做出一副冥思苦想的纠结样,放轻声音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咱苏大大看好的人,小的自然是要努力争取啊,声音倒是挺干净的。感情的表达确实不错,人还挺聪明,选了合适的歌。唱功嘛,实在一般,但是有提升空间……”




“叶老师怎么看?”突然他右手边的评委转过头来问道,叶修连忙收声,转过头去,依然是万年不变的标(chao)准(feng)笑脸:“我觉得挺不错的。人我是肯定要争取的。恕我直言,民谣或者有故事的情歌会更适合他的声音。”言下之意更明显不过了,身为民谣代表人物的叶修才是最佳人选。




歌曲已经进入最后的抒情阶段。这一段的伴奏原本是钢琴独奏,但王杰希自己在后面加上了一小段和弦让结束处更显绵长悠远。他听见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叫好和清晰的掌声。他缓缓睁开眼,看着台下四位评委都在对他微笑。




他的身形突然僵了一下,看向最左边那张椅子……的扶手上方。




眼睛正在适应灯光的不适,让王杰希在看见苏沐秋的瞬间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飞快地眨眨眼,那人,不,那非人生物还在,不是幻觉。理智让他控制住了自己的面部表情,也让他很快判断出来很明显那位和方士谦属于同种生物。王杰希在那一瞬间仿佛听见了自己世界观崩塌的声音,说好的共同建设社会主义呢?!说好的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呢?!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更让他感到崩坏的是,那位阿飘先生还旁若无人的靠在叶修身上和他咬耳朵,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底下的小尾巴还一抖一抖的。此时王杰希真切地感受到了人生是多么的玄幻。世界是假的,我大概也是假的。【大眼儿式微笑】




坐在台下的叶修倒是演技爆表




一脸淡定地假装拍拍衣服上的灰,拍开苏沐秋搭在身上的手。接着一本正经地对王杰希说:“请介绍一下你自己。”




王杰希听着愣了几秒才会一起之前节目给的台本,从善如流地开始自我介绍。接着便是导师们斗嘴抢人环节,叶修表现得尤其勇(chao)猛(feng),一人舌战群儒,出口之言如打蛇七寸般直中命脉,让另外三位导师大呼吐血。然而王杰希的心思并不在这里,一直盯着叶修身边的阿飘先生。不过好在叶修一直是话题的焦点,王杰希的目光并不会显得太突兀。


王杰希站了良久终于到了选择环节,他顺着一贯套路堆了一堆场面话,最终盯着苏沐秋近乎有些急不可耐地喊出叶修的名字。




一切实在是太莫名其妙了。王杰希站在舞台中央,叶修走下来与他拥抱,所有人都在为他鼓掌。在那一刻,他听到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下意识眼风一扫,那是他袖子上的金属纽扣,旋转一周,停了下来,正在反光。

【方王】莫名其妙(下)

上文见@翼's舞_不好好写文誓不为人

一篇传说中的生贺。

全程莫名其妙,及其扣题。

荣耀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迟到的生快,眼儿生日快乐\(^▽^)/!

cp预警,主方王,带伞修玩。


“嗯?……”苏沐秋突然从扶手上飘起,神情有些莫名。大屏幕上正在播放下一位选手的资料片,王杰希忙借着黑暗中微弱的反光捡起扣子,从一旁的选手通道走下舞台。

“怎么了?”叶修借着被音响掩盖的机会悄悄问道。

“我觉得我可能知道为什么他能看见我了。”苏沐秋若有所思地盯着离台通道的方向,“我过去看看。”

苏沐秋飘进休息室的时候王杰希正在喝水,见他从门缝飘进来直接一口水喷出来。苏沐秋忙向旁边一躲:“小同志啊不要太激动嘛……”

这个世界真是太幻灭了,王杰希绝望地想。

“老方你别躲了,我知道你在这儿呢,”苏沐秋笑得眉眼弯弯,“这都快到月底了营业额到标了没啊,还有心思瞎逛?”

然后王杰希就一脸惊恐地看着自己放在桌上的扣子上漂出来一只蔫不拉叽的方士谦。

“这不是正在努力着吗,也要看这位同志同不同意啊……”方士谦说着,小尾巴不自觉地又去扫王杰希的肩膀。很不幸的是这次他没有收住力道,直接糊了王杰希一脸的烟。

“哈哈哈……”苏沐秋很不厚道地笑出了声,“那你加油,不然你这个月的奖金就不用想了。”

方士谦好像闲不住似的甩着烟尾巴,贴着墙壁瞎转悠,一边嚎着:“垃圾上司,苛扣员工工资,带着小情人跑了!!!有家室了不起啊!!!”

“还真挺了不起的。”苏沐秋气定神闲。

“……”王杰希表示他无fuck说。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方士谦泪流满面x1

“其实吧,我就是来慰问一下你的,继续努力哈~”苏沐秋说着从门缝又慢悠悠地飘了出去。

留下王杰希和方士谦两脸懵逼。

“你来干嘛来了?”王杰希抱着手臂一脸审视,眼中散发着诡异的光。

“啊……那个……我就是来看看你有没有什么愿望我可以实现……”

“……这样吧,我想要总冠军,你实现我这个愿望吧。”

“能换个愿望吗?”

“嗯?”

“你是想我让我去改三天后的投票票数是吗?”

“……也可以啊。”

“你看到了那个人对吧。”

“怎么?”

“那是我顶头boss 啊啊啊啊啊啊我干不过他啊……QAQQQQQQQQQ大爷你行行好吧换个愿望行不行?我要是这么干的话我会丢饭碗的你换个比赛也行啊只要不要碰到boss和他家那位什么都好说啊啊啊!”

王杰希淡定地看着他一脸抓狂,“那就是你的事了。”

方士谦泪流满面x2

王杰希无语地看着方士谦抓狂地到处撞墙。撞在墙上,烟便散成一片,过一会儿又重新变为整体,就这么来回折腾好几次,看得王杰希终于忍不住了:“你最好赶紧回扣子里,我要走了。”

方士谦托着下巴,小尾巴一甩一甩地在桌上飘荡,撇着嘴,看王杰希,就差在脸上写上五个大字——宝宝有脾气!

王杰希一脸冷漠:“再折腾,我就把扣子扔了。”

方士谦泪流满面×3

最终方士谦迫于来至王杰希的恶势力,还是乖乖附回了扣子上。

王杰希收拾好个人物品,走之前一把抓过扣子。抬手准备放入口袋,转念一想,最终只是紧握在手心。

接下来的时间王杰希就陷入到了被一人……啊不好意思他不知道那是个什么鬼玩意儿所支配的恐惧之中。每天恨不得把自己劈成了两半,一半练声乐练感情表达,一半练吉他连舞台表现力,弄得每天回到大学宿舍都累到怀疑人生,连和方士谦斗嘴的力气都没有。方士谦看他一盒盒地吃润喉糖简直心疼得不行,但无奈只能默默看着。他突然有点恨自己当初为什么没学两个治疗方面我的小法术,这样也许还能帮上些忙。

决赛悄然而至。

王杰希独自坐在休息室,心中有些不安。方士谦一到场馆就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王杰希突然意识到这段时间以来自己对方士谦的存在似乎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听他以一种江湖骗子的口吻跟自己吹说他有多牛逼问他要不要换一个愿望,看他在自己身边转悠看他每一次一到时间就像催命一样催他去睡觉……就像一块拼图,硬生生填补了他所一直空缺的一块。

总有什么在生根发芽,总有什么在悄悄改变。

“喀嗒。”门被轻轻打开,王杰希以为在自己胡思乱想的时候已经轮到自己上场了忙站起来,抬头一看却彻底呆住。

是方士谦。某种意义上真人版的方士谦。

唔……好像还有点小帅啊……

啧,王杰希你在想什么。

于是他凑上去捏着方士谦的脸用力向外一扯。

“——嘶痛!!!”方士谦忙拍开他的手,:“杰希我特地去找boss请假跑下来陪你你竟然这样对我!!!”

好的,鉴定是本人无误。

“来干嘛?”

“来给你加油哇,”方士谦笑得明媚,“怎么样,感不感动?”

挺感动的。王杰希想。

“并不。”

“哇王大眼儿你这死小孩儿,”方士谦故作夸张地大叫,“不行你必须感动!!!不然我要闹了!!!”

王杰希失笑。

“嗯,我很感动。”他向前一步轻轻抱住方士谦,将额头抵在他肩上,语气中满满都是温和的笑意,“谢谢你。”
心跳在瞬间乱了拍。

“好的现在请现场的各位观众和电视机前的观众拿起手机参与到我们的投票环节中来……”

方士谦站在休息室的电视机前看着票数一点点上升,王杰希的名字后的票数条与另一位选手的在短时间内迅速超出其他人一头,涨势各有上下。

千万别输了啊……

“现在我宣布,本届歌曲新生代比赛的总冠军是——”

“王杰希!!!祝贺你!!!”

方士谦看着屏幕上仅仅高出九票的票数深深呼出一口气,才发现背上早已冷汗密布。

好险好险——

不过最后通过天界系统刷出来的十票应该苏沐秋那边已经得到了消息了,这下要被扣工资顺便去被骂死了……
不过方士谦看着领奖台上正捧起奖杯的王杰希,只觉得一切都值了。

该回去了,他站起来伸个懒腰。

“方士谦!”王杰希猛地推开宿舍门,却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愣愣发怔。

古旧的煤油灯不知何时已经翻倒在地,透明的灯罩上爬满了蛛网般的细小裂纹。他蹲下身拾起油灯,突然将头低下去,寂静的空间里只余留轻微的呜咽。

王杰希戴着墨镜和口罩走进自己的公寓楼。三年的时间他已经签入微草传媒,在圈子里也算小有名气。

所以他在看到靠在自己门边的人很快就冷静了下来。那人他捂的像个不法分子的装束,语调里的小波浪荡漾得几乎让他一脚踹出去:“杰希~~~~~”

“……”愚蠢的刁民谁允许你这么称呼本王的名字的?!o_O

“杰希我跟你说……”

“巧了我也有话说,”王杰希摘下墨镜和口罩,毫不留情的打断了他即将到来的长篇大论:“方士谦我告诉你虽然当年我很想赢但是还没有到需要你来帮我作弊的地步。我赢不了说明我实力不够,不需要有你来替我操心,以及,”他深吸一口气,“我喜欢你。”说着迅速推开门进屋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反锁。

说出来了。

不过,应该也基本上结束了。

“……杰希?”门外传来含糊不清的声音,“其实……那个,我这次来除了想跟你道歉之外,因为是想来跟你表白的。不过我倒是没想到被你抢了先。所以,王杰希,我喜欢你,可以和我在一起吗?还有……保安快上来了我上来了这么久了让他我看到我还在这有点尴尬啊……”

话音未落房门就被猛地拉开,紧接着就是青年人温热的体温撞入怀抱。他愣了一瞬,微笑着伸手回抱。

感情就是这么莫名其妙,又让人甘之如饴。